有奖连载|爆笑同居故事《我一见你就笑》第二期

原标题:有奖连载 | 爆笑同居故事《我一见你就笑》第二期


他,勒昊天,财大气粗,挥金如土,当得了精英,成得了网红,却被赶出家门,体验民间疾苦。

她,林乂安,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,斗得过歹徒,拼得过流氓,却为五斗米折腰,成了别人的保姆兼保镖。

原本毫无关系的两个人,被一扇“命运之门”联系在了一起。

自此,一个成为房东,一个成为租客,开始了鸡同鸭讲的“同居”生活。

然而,两人的关系逐渐变得模糊起来——

“我家务白痴,你家事全能;我战五渣,你打架厉害;我对花钱没概念,你一分钱掰成两半花……我们完全是天生的一对。”勒昊天递上房产证,“林小安,嫁给我吧。”

林乂安:“……”

那个时候谁都没想到,有一天“混世魔王”也会脱胎换骨。

喜欢一个人,就是愿意为她做任何事,变成她喜欢的样子。

★ 二次元少女系作家个个攸首部欢脱爆笑之作,想减压,就买它!

★ 暖萌青春代言人顾西爵倾力监制。

★ 一见你就笑的人,不是傻子,就是喜欢你。

★ 土豪呆萌大少×吃土自由画师,上演爆笑同居故事。

★ 内含四则番外,暖萌指数+爆笑指数五颗星!

★ 随书附赠“可互动”漫画手账本,创意赠品,又萌又实用

个个攸

文字活泼跳脱,热爱开脑洞,喜欢做天马行空的“白日梦”并自得其乐。

痴迷“嗑糖”,对Happy Ending有执念,立志做个甜乐段子手。

新浪微博:@个个攸u

有奖连载 | 爆笑同居故事《我一见你就笑》第一期

第二章:如此日常

01 ///

林乂安搁下饭菜,随口问了句:“刚刚是谁?”

土豪:“哦,是阿榎。”

阿甲?

“还有阿猗……”

阿乙?

“阿仃应该也在……”

阿丁?

“所以你叫阿丙吗?”

“什么阿丙?我叫勒昊天。”

做餐饮的,姓勒……不会是我想的那个勒家吧……

林乂安突然觉得领导踢掉她是对的。她这不探究、不怀疑、只服从、有话往心底憋的性子的确是够呛。一点信息灵敏度也没有,怎么执行任务?

“伯父不会恰巧叫勒兴邦吧?”

“本来就是啊,哪里恰巧了?”

真“壕”啊……比她脑补的还“壕”啊……

林乂安看着土豪,霎时觉得他闪耀着金光:这位是专做高档酒店、餐饮、度假村的那个昊天集团的少东家啊。

然后林乂安想起:他被踢了出来。

林乂安又想起:就算被踢出来了人家也有白金卡。

林乂安弱弱地问:“我能问一下,你爹把你赶出来时给了你多少生活费吗?”

“就那张副卡啊。”勒大少语气落寞,“主卡在他手里,他把透支功能停了。”

那你还敢把卡甩给我买菜也是心大。

“里面就只有十万。”

只有?

“他说让我在外面待满一年才能回家。”勒大少苦恼。

我可以待满十年了好吧?

“不过你没来之前,我都是被叫出去吃饭的,好像刷掉了不少。”

被叫出去吃饭为什么都是你付钱啊?冤大头啊你!

林乂安平复了下心情:“那是多少?”

勒大少默默想了下:“有那么两三天,应该没上万。”

吞金呢你们?

林乂安默默想了下自己进修美术的那一年,好自豪,即使加上宿舍费也没上万。

果然同是人类,不同命。

林乂安看着这位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大少爷突然目露凶光。

02 ///

毫无所觉的勒大少坐到餐桌前。

他对着面前印着绿色女人的纸杯皱眉。

“为什么是星巴克?”

“我在星巴克见客户,顺便带回来的,请你喝。”

勒大少表示嫌弃:“我不喝快餐咖啡。”

林乂安瞪他。

然而勒大少完全没接收到她的怒意。

林乂安败退下来,默默把咖啡端回厨房。

她想了想,打开咖啡机的水箱,将咖啡倒了进去,然后按下开关。

咖啡原样流到一个骨瓷咖啡杯里。

林乂安配上杯碟、杯勺,就这样给勒大少端了回去。

林乂安严阵以待,在心里准备好了一百条狡辩的理由。

勒大少抿了一口,说:“这还差不多。”

说好的美食鉴赏天赋呢?

你都没发现家里压根儿就没有咖啡豆吗?!

03 ///

日子的艰难程度在变本加厉。

林乂安开始百度关键字:作威作福,怎么办。

她点开了一个帖子:我家宝宝在家里作威作福怎么办?

帖子内容控诉道:明明要吃的东西就是要挑三拣四。

林乂安深以为然。

没什么事还老叫唤。

“林小安……”勒大少唤道。

把家里弄得乱七八糟,怎么说也不听。

林乂安抬头一看,勒大少那边零食又撒了一沙发、一地毯。

下面回帖:要是普通训话也不听,那只能祭出终极大招了——把它按压在地上,按住它的头,让它屈服,恐吓它、威胁它,让它明白你的力量凌驾于它之上。

林乂安若有所悟。

这不就是擒拿术嘛,她熟。

毫无危机感的勒大少在对着iPad傻乐。

他余光瞥到林乂安:“好慢啊,薯片撒……”

他发现自己身子一轻……

咦,天花板?

还没回神,他就在空中转过一周后,重重地摔落在了地毯上。

他挣扎了一下,发现两只手竟然被林乂安单手钳制在背后。

他扭了扭,发现腰被林乂安用膝盖死死顶住。

“林小安,你搞什么?!”

林乂安冰凉的手捏住他的后颈,又是重重一按。

勒大少像一条脱水许久的鱼,就这么被钉死在砧板上。

勒大少此刻才知道害怕。

她是劫财还是劫色?!

“薯片碎屑撒在地毯上很难清理,知道吗?”

“啊?”

“‘自己动手,丰衣足食’是传统美德,知道吗?”

“呃……”

“不要净给人添麻烦,我也是要工作的,知道吗?”

勒大少嘀咕:“你的工作不就是伺候我?”

林乂安的膝盖往下碾了碾。

“疼,疼,阿秋救我!”

04 ///

勒大少缩在沙发背后给阿秋打电话。

“你快回来救我。”

“都怪阿涧引狼入室。”

“是啊,她还把我摔在地上威胁我……”

“威胁我什么?哦,她叫我东西不要乱丢,自己的事要自己做,不要老麻烦她……”

“什么?你叫我听她的话?”

“喂?喂?”

勒大少给阿涧打电话,但没人接。

还真说失联就失联啊……

勒大少愤恨地发了一条信息过去:阿涧,你给我找的什么人啊?你害死我了!快回来救我!

他抬头看见林乂安被放大的脸。

“你缩在这里干什么?吃晚饭了。”

“哦。”

阿涧开完会,滑开手机屏幕,看到勒大少的N通未接来电以及一条信息。

他点开看完后,吓出一身冷汗,立马回了个电话过去。

“喂?”电话接通,勒大少含含混混的声音传来,阿涧松了口气。

“你在家?”

“嗯。”

“在干什么?”

“吃晚饭。”

“短信是什么意思?”

勒大少小心翼翼地瞟了眼林乂安:“反正就是短信上那个意思,你快回来处理一下。”

“你没法出门?”

勒大少问林乂安:“我能出门吗?”

林乂安:“你问我干嘛?你随意啊。”

勒大少对着电话回答:“好像出门没关系。”

阿涧的冷汗已全部收了回去,他抚额:“大少爷……算了,您少安毋躁吧,我先去查查那丫头的底细。”

到了晚上,阿涧又给勒大少打了个电话。

“这会儿身边没人了?可以说说你把人家怎么了吧?”

勒大少不服:“怎么是我把人家怎么了,明明是她把我怎么了。”

“她把你怎么了?”

“她摔我、压我,还威胁我不要乱丢零食……”

“就这样?”

勒大少在死命想。

后来林乂安还给他做了饭,在他面前一字排开了一堆调味瓶,在他右边放了擦手的湿巾,左边放了漱口的茶杯,饭后一言不发地收拾了餐桌,然后打扫了屋子。

“没了。”勒大少沮丧道。

阿涧叹气:“她的履历我发你邮箱了,自己看吧。”

勒大少狐疑地用iPad点开邮件,入眼是一张林乂安的军装一寸照。

还蛮帅的,勒大少想。

“这样一个人给你使唤,过了这村,可就没这店了,你要想清楚。”

勒大少已瞄到退伍原因:性格不合适。

“真不喜欢,就等我回去再处理……”

勒大少接着往下看……

闪亮亮的战斗记录……各种比赛,还有实战!

“先挂了。”

“喂?喂?阿涧……”

看过她的履历后,我更害怕了呀!

这捏死我不跟捏死一只小鸡崽儿一样容易吗?!

05 ///

勒大少决定展开自救行动——

他决定离家出走。

一大清早,他蹑手蹑脚地绕过沙发,打开公寓门……

林乂安在他背后轻飘飘地问了声:“你去哪儿?”

勒大少假装淡定:“下楼散步,行吗?”

林乂安:“哦,那早饭还吃吗?”

勒大少觉得需要迷惑一下敌人:“吃。”

林乂安:“哦,那早点回来。”

得到“特赦”的勒大少撒丫子冲到电梯口,猛按电梯键。

我要找我的狐朋狗友去!这里没法待了。

两个小时后,他已经在小区外绕了第七圈。

手机,没电。

门卡,没带。

卡,在林小安那里。

零钱,从来没存在于他的口袋过。

勒大少可怜兮兮地捂着胃,嘟囔:“好饿。”

但让他就这样投降回去,不可能,绝不可能,这辈子都不可能!

然后他被“命运”扼住了后脖颈。

他感到领子一紧,被硬生生地后仰着拉低了一头。

他艰难地转头,对上了林乂安阴沉沉的脸。

林乂安:“你不是说回来吃早饭的吗?!”

等了他一个小时,又找了他半个小时的林乂安如此发问。

06 ///

勒大少被林乂安提溜回家了。

餐桌上。

林乂安狐疑地瞥他:“你……不会是在小区里迷路了吧?”

本着“坦白从宽,抗拒从严”,但绝不能让林小安知道自己叛逃的原则,勒大少含混地应了声:“嗯。”

还真是迷路?

小区里也能迷路??

林乂安刷新了自己对勒大少生活不能自理程度的认知。

她看着勒大少,就像看着一个新品种的白痴。

勒大少发觉了。

勒大少不爽道:“路痴怎么了?还不许人路痴了啊?”

勒大少:“人类是因为大脑开发、知识经验储存、推理能力加强,才产生了有捷径的错觉,丧失了精确的向导能力。换言之,头脑简单的人才不会路痴。”

行,你路痴你自豪。

林乂安没好气道:“那大天才,我劝你还是别出门了!”

07 ///

勒大少决定展开自救计划二——

他上搜索引擎问:被囚禁了怎么办?

他想了想又补充了一条:长得很帅。

有个回答迅速跳了出来:被×了?

勒大少无语。

不过说起来,以他跟林乂安的战斗力对比……

他想起了被林乂安按在沙发上的恐惧。

勒大少不由自主地拽紧了领口。

万一林乂安要对他霸王硬上弓怎么办?!急,真的在线等!

网友A:为什么不报警?

勒大少:没、没必要吧?

网友B:散了散了,又是秀恩爱的。

网友C:柠檬树上柠檬果,柠檬树下你和我。

网友D:大家吐一口唾沫再走。

留下一脸疑惑的勒大少。

他是真心求助的呀……

08 ///

勒大少陷入了深思:被×是不可能的(吾将誓死捍卫贞操),但被打是极有可能的,那我就……对她再好点,俗话说得好,伸手不打笑脸人。

于是晚餐的时间,勒大少战战兢兢地喝了一口汤。

对面的林乂安皱了皱眉:“咸了还是淡了?”

勒大少调整了下表情,突然对她露出一个灿烂的笑脸:“这汤经过四个小时的熬煮,将整只鸡的鲜美以及肉的醇香都融入其中,配合青笋和火腿,将鲜香醇厚的口感提到最高。能想到这种搭配,林小安你真是天才。”

林乂安简直受宠若惊:这不就是一道改版的腌笃鲜……

勒大少盯着第二道菜:“这食雕可真艺术……”

林乂安惊讶道:“这片萝卜的造型是玉璜,纹样是我们美术老师极推崇的,用在古代显赫人物的墓葬中。我随手雕着玩的。”

勒大少:“呃……”

这还让他怎么夸?!

勒大少给自己做心理建设:算了,反正我本来就是闭眼夸的。

勒大少扯起一个尬笑:“确实……美不胜收!你这手是被天使亲吻过的吧?”

林乂安:顶多被蚊子咬过吧。

林乂安终于察觉到勒大少有点不对劲。

简直……像换了一个人。

林乂安:“你……没事吧?”

嗯?难道是什么迷路的后遗症?

林乂安又想到早上还有点凉,大少爷又只套着一件T恤就出门了,别是在外面晃得着凉,发烧了吧?

林乂安探身去摸勒大少的额头。

阴云压顶,“家暴既视感”让勒大少下意识就躲了。

林乂安:你躲什么躲?

勒大少反应过来不对劲,连忙把林乂安的手抓在了手心里。

他睁大眼睛,表情极其真诚,因为刚刚的“失误”,还出了一身虚汗:“我怎么了,你还不知道吗?”

在林乂安眼里,他就这么突然面红耳赤,深情款款,像个急于表白的愣头青。

勒大少放柔了声音:“我就想对你好呀。”

林乂安内心叹号三联后,猛地抽回手,端起盘子表示:“我去洗碗。”

勒大少:“我还……”没吃完。

事后,勒大少总结了一下经验。

道路是对的,方法还需调整。

09 ///

勒大少给自己敲黑板:真诚,只有真诚才能打动林小安。

勒大少决定挖掘一下林小安的“过人之处”。

他偷偷观察了一天,觉得……乏善可陈。

相貌……嗯,顶多算清秀吧。

身材……嗯,还挺小巧的,反正一点都看不出来拥有能把人掀翻的力量。

勒大少:“那个……林小安。”

林乂安:“干吗?”

勒大少:“你……力气真大。”

林乂安:“……谢谢。”

勒大少找到了感觉:“我觉得你这体重和力气去举重很有优势。”

有你这么夸女生的吗!

勒大少:“不过从小就是散打冠军也挺酷的了。”

林乂安:嗯?你怎么知道我小时候是散打比赛的冠军?

勒大少:“那时候是不是你家方圆百里的男生都被你揍哭过?”

林乂安:我就揍哭过一个,谢谢!

勒大少:“还好你长得小巧,不然妥妥一恐怖分子。”虽然现在也挺可怕的。

林乂安内心咆哮:我不算小巧,我参军身高达标了!

再见!

话不投机半句多。

林乂安压下“教他做人”的冲动,打算走人。

结果她刚要转身就听到勒大少喊:“等等,林小安……”

然后这位大少爷因为着急起身,没顾上自己架着二郎腿呢,就这么左脚绊右脚地往茶几上砸去……

本着救人民群众于危难中的使命感,林乂安下意识地捞了他一把。

勒大少砸进了她的怀里。

两人姿势暧昧而尴尬。

勒大少:“你的胸……”

林乂安的脸不自觉地红了。

勒大少:“好硬。”

林乂安脸上的绯红立马又退了,隐隐还有发青的迹象。

我可去你的吧。林乂安一把把他摔回沙发里。

林乂安按住了自己蠢蠢欲动的麒麟臂。

为这种在自家小区都能迷路、客厅都会平地摔的蠢货生气不值当。

她深吸一口气,把房间门给关上了。

勒大少坐在沙发上还有些发愣。

他的脸后知后觉地腾起了热气,渐渐红到了耳朵尖。

“好香。”

公告栏

《你迟到的那些年》

《初恋方法论》

《教授,谈个恋爱,可否?》

《报告傅总,影后她重生了》

在上面推荐的小说里选择一本,我们通过后台操作赠送你这部小说的全部内容,让你从头爽到尾,会 定期更换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